百润股份业绩再坐过山车:熬死了同行,也没等来爆发

时间:2022年08月26日 08:37:19 中财网
  历经5年艰难回暖的百润股份,又随着预调鸡尾酒市场疲软,陷入了衰退之中。

  今年上半年,旗下锐澳鸡尾酒少卖了180万箱,收入下降18%,净利润接近腰斩,导致百润股份整体业绩下降了40%。

  高举高打获得小众市场的成功,开启了百润股份的造神运动。当神话开始崩塌,公司又将重心从预调鸡尾酒移到了另一个细分市场威士忌,还会上演同样的故事吗?
  业绩过山车
  8月25日,预调鸡尾酒龙头百润股份(002568.SZ)披露2022年半年报,公司营业收入10.37亿元,同比下降14.41%,归母净利润2.21亿元,同比下降40.10%。

  上半年,公司旗下香精业务相对平稳、以烈酒为主的其他业务板块营收增长超过90%,拖后腿的是预调鸡尾酒。

  1-6月,百润股份旗下锐澳鸡尾酒销量956.43万箱,同比下降19.04%。核心产品销量不振,导致整个公司存货金额大涨,截至2022年6月底达到3.57亿元,较2021年底增长了94.03%。

  当期,公司预调鸡尾酒板块营业收入同比下降17.99%至8.66亿元,净利润1.45亿元,同比下降45.88%。毛利率62.39%,较上年同期下降了4.99个百分点;净利率16.74%,同比下降8.63个百分点。

  预调鸡尾酒是将水、糖、果汁、酒基、酸料调制后,充加二氧化碳而成,公司认为这属于低酒精度饮料,是可供日常饮用的快消品。

  不过,无论是早期主打的夜场,还是后期转换之后的餐饮场景,锐澳鸡尾酒的行情都是跟着白酒和啤酒在走。这一轮酒业分化,直接把百润股份推向了失落者的行列中。

  实际上,预调鸡尾酒遭遇的这一轮逆周期,从去年三季度就开始了。所以,尽管公司2021年上半年业绩大涨,全年也只落了个盈利能力下降的结局。

  从更远的时间来看,自从锐澳鸡尾酒2015年在A股市场亮相以来,百润股份的业绩便如坐上了过山车一般。

  2015年,公司营业收入23.51亿元,归母净利润5个亿,一战成名;不过,2015年三季度开始,预调鸡尾酒市场遇冷,随后陷入“急冻”,公司2016营业收入暴降至9.25亿元,亏损1.47亿元。

  之后,锐澳鸡尾酒痛定思痛,推新品,切换消费场景,调整市场策略,踉跄多年,终于在2019年-2021年走出一轮复苏行情。去年,其营业收入、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5.94亿元、6.66亿元,才算是超过了2015年的业绩水平。

  没想到,登顶之日,便又是下滑之时。

  究其根源,还是因为预调鸡尾酒这个市场,实在是太小了。整个预调鸡尾酒市场的总规模,不过二三十亿元,就算锐澳鸡尾酒占据了八成以上乃至九成的市场份额,也不过如此。

  百润股份前几年的增长,其实是熬死了同行之后,彻底占据了预调鸡尾酒市场,行业本身并没有太大的突破。

  另一方面,作为一个初创品类,预调鸡尾酒的市场建设,非常依赖于营销费用的投入。

  最疯狂的2015年-2016年,百润股份销售费用分别为9.22亿元、7.42亿元,占营业收入额比例分别为39.22%、80.11%,导致了亏损之后,才慢慢下降至近年的“正常范围”。

  今年上半年,公司营业收入10.37亿元,销售费用2.27亿元,其中广告宣传活动费1.03亿元。锐澳鸡尾酒的毛利率在酒饮行业相对不算高,在高销售费用率的侵蚀下,钱途并不明朗。

  所以,在预调鸡尾酒这个天花板很低的细分市场,百润股份自己的策略选择,直接导致了自身业绩的非正常波动。

  再造细分市场?

  预调鸡尾酒最早于20世纪80年代出现于欧洲,后逐步流行全球。上世纪90年代中期,国内预调鸡尾酒市场开始进入启蒙阶段。

  百润股份很早就发现了这个空白市场的巨大商机,2003年联合3名自然人共同成立了锐澳鸡尾酒的运营公司巴克斯酒业,蛰伏多年。

  2011年,百润股份以“香精第一股”的身份登陆深交所。但是,业绩一直不温不火,收入1个多亿,净利润5000万上下,亟待价值提升。

  在正式由“香精第一股”切换至“预调鸡尾酒第一股”之前,百润股份还是奉献了一顿骚操作。

  2006年,百润股份以200万元的价格收购了3名自然人股东的股份,独资持有巴克斯酒业;2009年,公司又将巴克斯酒业100%股权分别转让给刘晓东(百润股份实际控制人)、柳海彬等17位自然人新股东。

  也就是说,百润股份IPO时,巴克斯酒业并不在上市公司体系内,这为后期的资本运作留足了空间。

  当时,预调鸡尾酒市场已经初步形成,2011年之后进入快速增长期。

  2014年,百润股份宣布,计划以55.63亿元的价格从实控人刘晓东等手中收购巴克斯酒业100%股权。争议过后,收购价格下调至49.45亿元,巴克斯酒业2015年正式注入上市公司。

  那时候,以锐澳鸡尾酒为首的预调鸡尾酒品牌,在线下商超铺设点位,在各大渠道狂打广告。一个全新的品类,借助资本的力量,迅速崛起。

  大量酒企跟风进入这个细分市场,其风靡程度,就像前两年的酱酒,现在的茅台、洋河冰淇淋一样。

  锐澳鸡尾酒最大的竞争对手,是百加得旗下的冰锐鸡尾酒。百加得是世界十大酒业集团之一,其核心产品朗姆酒,正是预调鸡尾酒的核心原材料。

  如今,即便冰锐鸡尾酒已然式微,茅台、五粮液水井坊、洋河、泸州老窖古井贡酒等票友再也不提鸡尾酒了,锐澳鸡尾酒也不可避免地进入了衰退周期。

  怎么办?百润股份准备将预调鸡尾酒的故事,重演一遍,这次看中的是烈酒这个品类。

  为了“在威士忌的世界地图上点亮中国产区”,公司投入巨资,“与时间为友,做中国自己的威士忌”,正式启动以威士忌为主的烈酒业务板块。2021年四季度,旗下崃州蒸馏厂正式投产。

  喝惯了白酒的中国人,能否大规模接受威士忌?在传统烈酒环伺的中国市场,这个新品类能否重演预调鸡尾酒的故事?百润股份看中的这两个细分市场,结局会是一样的吗?
各版头条
午夜神器18以下不能进